中通速遞
法治政府>>
網絡扶貧取得明顯成效
中央網信辦:聯合相關部門打贏網絡扶貧收官戰
發佈時間:2020-11-13 14:45 星期五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侯建斌


作為打贏脱貧攻堅戰的重要組成部分,網絡扶貧如今已取得實質性進展和明顯成效:


——貧困地區網絡覆蓋目標提前超額完成,貧困村通光纖比例由實施電信普遍服務之前不到70%提高到98%;


——電子商務進農村實現對832個貧困縣全覆蓋,全國農村網絡零售額由2014年1800億元,增長到2019年1.7萬億元,規模擴大8.4倍;


——網絡扶貧信息服務體系基本建立,遠程醫療實現國家級貧困縣縣級醫院全覆蓋,全國行政村基礎金融服務覆蓋率達99.2%;


“四年多來的網絡扶貧成功實踐充分表明,黨中央關於實施網絡扶貧行動的決策是完全正確的,互聯網對消除貧困的基礎性作用和可持續優勢得到充分發揮。”中央網信辦副主任楊小偉指出,下一步,中央網信辦將會同相關部門高質量打贏網絡扶貧收官戰,接續推進數字鄉村建設,進一步縮小城鄉數字鴻溝,為增進人民羣眾福祉、促進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注入數字動力。


建立部際協調工作機制


據介紹,2016年以來,中央網信辦會同相關部門加強政策協同,整體推進網絡覆蓋、農村電商、信息服務、網絡扶智、網絡公益五大工程,各部門出台相關政策措施超過30項,打出一套組合拳,形成網絡扶貧政策體系。


強化統籌協調,形成共同推進網絡扶貧的工作合力。楊小偉介紹説,“我們建立了21個部門和單位參加的網絡扶貧行動部際協調工作機制,加強統籌協調、部門協同和上下聯動,匯聚政策、資源和項目,推進網絡扶貧行動向縱深發展。”


與此同時,推進網絡扶貧五大工程落地見效。在網絡覆蓋方面,實施六批電信普遍服務試點,打通貧困地區通信“最後一公里”;在農村電商方面,支持貧困地區發展“互聯網+”新業態新模式,增強貧困地區的造血功能;在網絡扶智方面,加快學校聯網、推廣在線教育,持續激發貧困羣眾自我發展的內生動力;在信息服務方面,推動“互聯網+醫療健康”,助力解決因病致貧、因病返貧問題;在網絡公益方面,積極引導網信企業、網絡社會組織參與網絡扶貧。


在脱貧攻堅的收官階段,網絡扶貧行動將如何進一步發力?對此,楊小偉説,一方面,聚焦52個未摘帽貧困縣,紮實推進網絡扶貧項目落地見效,進一步深化網絡扶貧五大工程,補齊網絡短板,完善信息服務,充分釋放數字紅利,持續帶動貧困人口穩定脱貧致富。


另一方面,保持網絡扶貧政策穩定、工作力度不減,把成效明顯、可持續性強的網絡扶貧政策、結對幫扶項目和東西部網絡扶貧協作等好做法、好經驗,轉化為制度性安排,鞏固拓展網絡扶貧成果。


此外,做好網絡扶貧與數字鄉村建設無縫銜接,指導摘帽貧困縣加快數字鄉村建設,完善鄉村新型基礎設施,發展鄉村數字經濟新業態,探索鄉村數字治理新模式,提升貧困羣眾數字技能。


杜絕借扶貧旗號斂財牟利


近年來,直播帶貨發展迅猛,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西部地區特別是貧困地區的扶貧產品受到影響,在此背景下,直播帶貨掀起熱潮,在促進貧困地區產品銷售上發揮了重要作用。


不過,在異常火爆背後,平台主播向網民兜售“三無”產品、假冒偽劣商品等直播帶貨亂象開始出現,有的直播利用刷單方式虛構交易數據,有的直播結束以後出現大規模退貨。


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的《“6·18”消費維權輿情分析報告》披露了直播帶貨領域的種種亂象:直播帶貨商家未能充分履行證照信息公示義務;部分主播特別是“明星主播”,在直播帶貨過程中涉嫌存在宣傳產品功效或使用極限詞等違規宣傳問題等;直播刷粉絲數據、銷售量刷單造假“殺雛”。


直播帶貨的亂象還不止如此。國務院扶貧辦副主任洪天雲認為,在准入門檻方面,網絡直播帶貨准入門檻低,少數主播言論缺乏有效監管,對於帶貨物品產銷流程和質量的有效監管不足;有的網絡直播活動公益性不強,有的活動推介產品不是扶貧產品。


“直播帶貨是面向市場的商業行為,需要遵循市場規律,行業主管部門也應引導有關電商企業和互聯網平台依法依規開展相關活動。”洪天雲強調,應依法依規推進消費扶貧,擴大扶貧產品的銷售渠道,杜絕打着扶貧旗號斂財牟利的行為。


進一步彌補城鄉數字鴻溝


數字鄉村是鄉村振興的戰略方向,也是數字中國建設的重要內容。作為網絡扶貧工作的升級版,有關部門將通過數字鄉村的建設延續網絡扶貧的相關工作內容,全力實施《數字鄉村發展戰略綱要》。


“中央網信辦近期會同相關部門在全國部署117個數字鄉村的試點縣(市、區),其中包括27個已經摘帽的國家級貧困縣。”楊小偉介紹説,通過國家數字鄉村試點工作,全面推動數字鄉村建設,進一步彌補城鄉數字鴻溝,充分釋放數字紅利,從而加快農業農村經濟社會的數字化轉型,不斷增強廣大農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通過頂層設計、試點先行,做到‘三個銜接’。”楊小偉説,在體制機制方面,推進網絡扶貧和數字鄉村的政策銜接。在網絡扶貧行動部際協調工作機制的基礎上,進一步健全數字鄉村發展統籌協調機制,明確職責任務分工,完善政策體系,形成工作合力。


在產業優化升級方面,推動網絡扶貧與數字鄉村的產業銜接。進一步完善農村信息基礎設施,全面發展智慧農業、智慧物流等相關體系建設,推動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積極發展鄉村數字經濟新業態,挖掘新的增長點,拓展農民增收空間。

在資源整合方面,推動網絡扶貧與數字鄉村的服務銜接。研究編制“數字鄉村標準體系建設指南”,推進涉農信息服務資源整合共享,深化綜合服務能力,以信息化提升鄉村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增強內生髮展動力,促進農業全面升級、農村全面進步、農民全面發展。

責任編輯:張小軍
8355537
相關新聞